关闭

揭秘:林彪叛逃后受牵连的30名将军的结局

作者:
2019-08-12 09:58:41


揭秘:林彪叛逃后受牵连的30名将军的结局

把审判林彪集团认定是“铁案”的肖思科在《超级审判——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受审实录》中,提到了林立果1970年秋录下的叶群和黄永胜长达100多分钟的电话通话,其中有这样的内容,叶群说:“你的手绢到现在还在我的乳罩里,一天到晚捧着你”;“怕你要追求生理上的满足闯出祸来”;“那个没有来”,“因为没有反应”,“而且我们又采取了那个措施。万一要有,如果弄掉的话,我希望你亲眼看我一次。”然而,接近林彪和叶群的人都对这样的谈话内容表示了置疑。更为蹊跷的是,这样公然给林彪戴 “绿帽子”,涉及到自己母亲极端隐私的录音,林立果自己不保存,而是交给了于新野,放在了空军学院的“据点”。除于新野外,“联合舰队”的其他成员也可以接触到这个录音。林立果不是弱智,就是缺心眼儿。肖思科的《超级审判》一书漏洞百出,贻笑大方的地方太多,不值一驳。

在审判黄永胜以前,黄永胜自己讲的一番话倒是耐人寻味:“今天最后一次谈话,实际上给我戴了一顶帽子,说我是林彪反革命集团成员之一,犯有严重罪行。人到这个地步还有什么想法?我走过的道路,看到的一切事物,使我没什么可以留恋的。我已是七十多岁的人了,还有什么可以想的?说我是林彪(反革命集团)重要成员之一,你说不是林彪成员,为什么关了九年?我和林彪在一起工作三年,说不是重要成员也过不去。现在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从大局着眼,委曲求全吧!不过有些问题我想不通,我成了不管部部长,凡是和林彪有联系的问题都成了罪行。我想不通,但又不能申辩。如果我申辩不就是翻案吗?那样不就成为罪大恶极了吗?”这段话最精辟的就是黄永胜把自己称为“不管部部长”。如何理解黄永胜这样的提法,相信读者自有高见。

这里要讲的是黄永胜的另一面。

在此之前,让我们先看一下黄永胜的简历:

黄永胜(1910—1983),原名黄叙钱。湖北咸宁人。1927年6月入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。参加了湘赣边秋收起义,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,随部上井冈山。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9年起在中国工农红军任排长、连长、副团长、团长。 1932年起,先后任红三十一师、红六十六师师长。1933年任红一师三团团长。参加过中央革命根据地反“围剿”和长征。到陕北后,先后任红四师副师长、红二师师长。抗日战争时期,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、司令员,教导第二旅旅长。抗日战争胜利后到东北,任热河军区司令员、冀热辽军区副司令员,热辽军区司令员,冀察热辽军区副司令员,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司令员,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。1949年先后任第四野战军四十五军军长,第十四、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。曾参加辽沈、平津和广西等战役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任第十三兵团代司令员、司令员,曾兼任广西军区副司令员,第十五兵团司令员兼广东军区副司令员,后兼广州市警备司令员。1951年任华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华南军区防空部队司令员和政委,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常委。1952年任中南军区参谋长。1953年参加抗美援朝,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。1954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。1955年任广州军区司令员,同年被授予上将军衔。1956年被选为中共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(1968年递补为中央委员)。1961年任中共中央中南局书记处书记。是第一、二、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于1968年任广东省革命委员会主任、解放军总参谋长,1969年兼任军政大学校长、中共中央军委委员。是中共第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。1971年9月被撤销全部职务。1973年8月20日被开除党籍。1981年1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他为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,判处有期徒刑18年,剥夺其政治权利5年。1983年4月26日病死于青岛。

可以说,黄永胜的前半生是辉煌的,他完全是凭着战功,一步一步,从战士做到共和国的上将军。黄永胜1910年出生于湖北省咸宁县高桥镇黄铁村一世代务农的贫苦家庭。1927年7月的某天,黄永胜去了崇阳县城,在崇阳县团防局当了一名民团士兵。那时的黄永胜仅十六岁,从此开始了他的当兵生涯。以后有一种说法,说是黄永胜染上了赌博恶习,负债累累,债主们日夜上门逼债,黄永胜才决定离家出走。这种说法并无真凭实据,黄永胜家徒四壁,小小年纪,当兵完全是为了有口饭吃。而且那时的民团是离家不离乡,躲不了赌债的。